• 第1095章 张锐失踪

  • 发布日期:2020-10-28 16:5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大伙拿上各自的背包,排着队往前走,出了乱石地后,人人眼前一亮,只见一大片丹霞地貌无边无际,颜色鲜艳,红彤彤的就像大地在燃烧。

  面对这地间的造化,徐常欢瞪直了眼睛,又见数条木头架空的长廊,长蛇一样蜿蜒至远方。

  吴其峰道:“七彩丹霞岩石含铁,表面一层被氧化后呈现出绚丽的颜色,看似坚固,实则一脚踩上去就会让表面脱层,因此游客只能在架空的木头长廊上行走。”

  徐常欢看看周围的地形,要想快速穿过这片丹霞地带,倒是沿着木头长廊最为快捷。

  一行人沿着木头走廊往前走,直到下午六点才越过沥霞地带。眼前是一片旷野,暮色昏暗中横卧着一座死气沉沉的镇。

  大西北这类镇子,青壮年多半外出打拼下,因此早在尸变前,基本上也沦为空心镇了。

  一行人走到镇子中心,见一座大院朱漆的大门,上面钉着碗大的铜钉,青砖院墙,古色古香。

  吴其峰看向徐常欢,问道:“今晚住这儿?”不知不觉间,吴其峰什么事情都要征求徐常欢的意见。

  徐常欢摇摇头:“大院虽然看起来雄伟,但这院墙也挡不住夜魔,而且院子里全是建筑,还是找水泥楼房安全一些。”

  但大家转了一圈,这镇上绝大部分都是砖木瓦房,偶尔有一两所水泥楼房,也是门窗朽烂,还不如那座“张家大院”牢固。

  一行人只好又回到大院,聚在院子里最高的一栋三层的阁楼上。吃过晚饭后,吴其峰安排四人轮班守夜,一班两人。

  走了一的路,大伙都精疲力尽,没有当班的人横七竖肮在阁楼上,不久鼾声大作。

  第二早上,徐常欢想起还留在安庆县城的左叶,自己答应过她,从宁夏江城回来后,要带上她离开安庆县的。

  徐常欢打开手机地图,发现去安庆县要稍微绕上一绕,不过也可以得上顺路。目前最要紧的,还是得搞辆汽车代步,否则光凭两只脚板走到剑阁,得累死人。

  王骏道:“张锐和我一起值守的后半夜,快亮的时候,他下楼解手,后来就不知道回来没樱”

  王骏神色有些尴尬:“哪个……他下去没有多久,就亮了,我想着大门关着,丧尸也走不进来,想闭上眼睛打个盹,没想到就……睡着了。”

  秦明江气咻咻地:“这院子屁大点地方,大家分头找找不就得了。”王骏是他的人,被吴其峰责怪,秦明江感觉脸上有些挂不住。

  大家两三人一组,前院后院找了一通,连墙角疯长的乱草丛里也找遍了,却没有发现张锐的影子。

  吴其峰道:“翻墙出去应该不可能,但要张锐遭遇了夜魔,一是他下去的时候快亮了,第二也没有听到什么动静呀。”

  徐常欢抬起手来,朝空鸣了两弩,道:“张锐要是没有死,听到弩声应该回来。”

  镇不大,无论张锐在哪个角落,都应该听到弩声,但半个时过去了,还是没有见人回来。

  众人出了门,分成四个方向寻找,刘爱萍和李丽莎跟着徐常欢,三人向南边寻找。

  走到一个胡同里,听到一扇院门后有动静,徐常欢伸手一推,院门里从里面闩上了。

  他翻墙进去,见院子里面摆满了十几口大缸,一只老年女性丧尸,在大缸之间走来走去。见到活人,低吼着迎面过来。

  徐常欢干掉丧尸,打开门让刘爱萍和李丽莎进来,三人叫着“张锐”的名儿,几间屋子搜查了一遍,并没有人。

  三人正要出门离开,李丽莎忽而闻到空气里面有股淡淡地醋香味,她嗅嗅鼻子:“好香的味道,好像是从大缸里面传出来的。”

  徐常欢见十几口大缸用厚厚的木盖盖着,木盖上还压着重石,搬开重石揭开木盖,醋香味冲鼻而入,用食指蘸一点尝了,酸爽的滋味让人神清气爽。

  徐常欢三人不知道,这种香醋是临泽当地的土法酿制,用青稞和麦麸按一定的比例混合发酵,待酒味慢慢转变成醋味以后,香味纯正,而且时间越是长久,醋味越是香浓。

  李丽莎和刘爱萍赶紧掏出水壶灌满,刘爱萍笑道:“以后吃饭的时候蘸上一点,胃口肯定大好。哥,你不装上一壶?”

  徐常欢定定地站着,恍若没有听见两女的话,他双眼盯着另一口大缸,那原本落满灰尘的压缸重石上,两道手印清晰可见!

  刘爱萍和李丽莎觉察到徐常欢的异常,两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同时“啊”了一声,李丽莎道:“手印不会是这老婆婆丧尸按上去的吧?”

  徐常欢搬开重石,揭开木盖,三人同时惊骇大叫,醋缸里漂着一具尸体,正是张锐!

  徐常欢定一定神,将张锐捞出醋缸,检查他全身上下,就只脖子上一道乌青,是被人掐死的。

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